MENU

悲伤减半

• June 30, 2019 • Read: 108 • 日常

悲伤讲述多少次仍旧是悲伤,不因为传播速度被淡漠。嗤,一点都不能量守恒,也有可能悲伤无法感同身受,无法分散,传播的是语言文字和揶揄,所以他也是守恒的很。可是无法避免的是,多少次讲述,就体会多少次悲伤,乃至好几年后,一提起此事仍旧愤愤不已涕泗横流,再后来默默习惯孑然成长再不提及。坎是过不去的,瘫倒坎上渐渐压为缓平;坑也是跨不过的,血肉之躯默默填满深坑,再踏出来。
我只是心中抑郁,但我没有发泄的方式,很多都是自己造成的,我亲身感觉此事不对,但我因为一刹那懦弱胆怯懒惰错过时机,我真是什么都错过,换在古代战争时期,我这种人怕是被踩死在马下不知多少次了。
有件事印象特别深刻,真是我性格犹豫不决懦弱最好体现了。大姨国外给我带来一块手表,白色的,还有一点点夜光,表带也是很特别的一块一块拼接的,有次我和弟弟坐的士去上学,下了车结果表好像落下了,弟弟就去准备追车,其实上学路口车流量多,应该是可以追上的,我拦住他说不用了算了觉得麻烦,走了几步后,觉着后悔,这时车已经开远了。我当时可能抱着侥幸,诶万一我没有拉下呢?但是我却不去验证。我害怕一切麻烦的事务,我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做出选择,我还真是有一点没用啊。
突然觉得这番陈述有些像某本小说里面的悲观人物,我要是作家可得把主角带上自己色彩,幸好没试着走文艺作者的道理,一是读者要被我烦死,而是我会被自己的性格烦死。把性格缺陷拆开不断去经历回想,那真是见不到光了,我靠着忽视忍让它得以存活,把阴暗藏起来,然后反向去活在阳光里。
我收回文字不能记载悲伤的话,它可以,你倾注的情感可以以文字为载体,至少我牢骚到这我的悲伤减半了,我的文字可能不能将情绪带给你,但是他可以带给下一次的我。仿佛类似于存档的存在,真是不好意思啊,我这次受不住这样的难过,分一半给你下次你来承受好吗? 嗯。